世界观察者

鲜花开在牛粪上


暑假最后一天,我作业还是没有做完,索性也就不挣扎了,用飞一般的速度填完了半本练习册。数字全是瞎编的,只祈祷妈回家不要翻开检查。 


完事之后打开窗户,猛吸一口气,楼下商铺红油火锅的香味直往上蹿,口水立刻顺着我两颊留下来,汇聚在舌根底下。 


能下馆子吃顿火锅对我来说是件顶级快乐的事,至于爸妈每次回家都会聊又花了多少钱,精确到几块几毛,以及他们脸上的满足和后悔,就都与我无关了。我唯一需要考虑的是,到底再过几个月才能再吃上一顿。 


不过总归不会是今天,作业没写完还有这种非分之想,直接说......

+

我是同性恋吗


晚上十二点,男朋友的手机依旧吵个没完,我闭着眼睛,听他不停地划着短视频。我用脚踢他,示意他把声音调小一点。


他发现我没有睡着,就把手机凑到我面前说:“哎,你看这个。”


我说:“睡觉。”


“看嘛,就一条。你知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双性恋……”


“这有什么的?很正常吧。”我不耐烦了。


“那里正常了?你喜欢过女的啊?”他语气里充满了高人一等的鄙视的味道。


我皱了皱眉头,刚想否认,就突然想起了初中的那个女生。于是话到嘴边又转了弯,我说:“对,我喜欢过。”......


+

感谢推荐🧐

LOFTER创作小管家:

【送LOFTER官方帆布袋】Pick你的宝藏太太,用101种方式表达喜欢~


铛铛铛!LOFTER宝藏太太第二期正式开启!从二次元到同人写手,从原创作者到生活大家,藏龙卧虎的LOFTER,总有一个宝藏太太是你的心头好!(听说有一位太太的主页里,装满了所有你想看的鸟~)


这次还新增了一个玩法,可以帮助你的宝藏太太直接上榜!!!快在评论区提名,让你的宝藏太太被更多小伙伴看到吧~


本期小管家为大家定制了【LOFTER官方帆布袋】,是小管家参与设计、打样、订购的哦!作为奖品首次发行,希望大家喜欢~~


【活动玩法】......

+

小酥肉

灾年饥荒,饿殍遍野,人们吃光了草根树皮。旷野寂静异常,好像昆虫也绝了户。


晚上,一场起义发生了,领头的男人发誓要救大家的命,他平时为人就很仗义,关键时刻也能挑得起大梁。


可这伙人终归是散兵游勇,闹剧不到半个时辰就被镇压下去。


饥民的行为让地主胆战心惊。


他缓过神来,愤怒地大喊着“岂有此理”,让手下把那个领头人丢进油锅,定要炸的金黄酥脆。


第一次,锅子在院里支起来。


地主跳脚叫骂:“蠢货!炸给我看吗?到外面炸啊!”


第二次,锅子在大街上支起来,烈火熊熊,手下们合力把男人丢进了锅里。


那个男...

+

他的狗

一 


于建业挑着两桶酱牛肉到了部队门口,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烟,讨好地弓腰笑着,给站岗的士官递过去。 


士官不收,他也不在意,把手在衣服上擦擦,然后敬了一个很不标准的礼,嘴上说着“辛苦、辛苦”,慢悠悠挑着担子往食堂走。 


他每个月都会来卖一次牛肉。 


这天,他像往常一样卖完了肉,又去了军犬训练基地的门口。他爱看人家训狗,觉得这里的每条狗都是那么威风神气,能“唰”地一下越过比人还高的木墙,这样的好狗要是养在家里,肯定倍有面子。 


“这位是?” ......

+

我们需要结婚


李森回家的时候,魏婷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回微信,很久没动静的大学寝室群又热闹起来,因为其中一个室友要结婚了。


她点进群里王红琴的头像,想问她打算给多少钱的随礼。


就在这个时候,李森从她面前经过,她闻到一股果香味,应该来自洗发膏或者沐浴露,但绝不是家里正在用的那种。


“你洗澡了?”


“嗯,在谭冰家洗的。”


谭冰是李森的朋友,他俩在一年前认识,然后迅速就发展成了如胶似漆的密友。一个月里,至少有一半的时间,两人都聚在一起鬼混。


魏婷讨厌这个人,觉得他很不识趣,但凡有点眼力见...

+

面子

我和丈夫与其说是夫妻,不如说是强凑在一起的室友。


每天回家,他打他的游戏,我追我的剧。


只会有一种情况,我们能伉俪情深——也就是有外人在,需要撑场面的时候。


比方说,他朋友到家里,我就忙前忙后,哪怕他要把天花板捅个洞,我也会细声细气地说都听你的。


又或者,我同事来家里,他便又是端果盘,又是装作习惯性地给我捏肩。当然,我这个时候就要不耐烦地把他赶走,好耍耍我在家里的威风。


“我们总来,你老公不会不高兴吧?”同事问。


“他敢?不用管他。”我说着推开家门,正好和丈夫的朋友四目相对。...


+

公司是我家

1


贰佰没有自己过去的记忆,她与世界相遇的第一面,就是站在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,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似乎在用双手环绕着她,但很快就抽开身去。


“这里就是你以后生活的地方了。”


男人自称是贰佰的哥哥,他边走边介绍,说这里是家族产业,主攻文娱方面,所有的员工都是一家人。


“你是我们第二百个妹妹,咱爸是公司最高层,他很忙的,没有时间见你。”


贰佰偷偷打量哥哥,透过反光玻璃,发现自己与他并无半点相似之处。奇怪的是,她丝毫没有初来乍到的无措,甚至心中充满了安宁快乐,仿佛终于找到了港湾。


两人一前一...

+

王子选妃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富有国家的王子,他得了重病,必须要同时和二十个国家的公主结婚,并在同一座城堡里住三十天,才能免除一死。


于是,国王使用了钞能力,在周边的国家募集公主。


他答应三十天后将这些公主完璧归赵,并且会支付高昂的酬金,这笔钱足以拯救一个小国。


然而,在那个哥哥死了嫁弟弟的年代,公主们并不在意能否完璧归赵。


她们每个人都盯上了酬金。在王子还未招亲前,各国公主们就已经开始了内斗。


无数载着公主的马车赶往富有国,她们都想要先一步获得婚礼入场券。


山匪们赚得盆满钵满,每天都能收到写着娟秀字迹的纸条——上面是其他公主的行踪...

+

愿望

某天,一个社畜在下班路上身心俱疲,突然抱怨起来:“真希望我是个弱智啊,这样什么烦恼都没有了。”


于是,他脑海里响起一个电子音——


“愿望已受理。”


“什么?”他还没反应过来。


“意识清除中。”
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
“五、四、三……”


“等等啊!”


“二……”


“喂!”


“一。”


+

好人王尔多

1


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这一点,在王尔多还读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了。


他最害怕上手工课,因为老师总让大家组队合作。


每堂课的流程都很相似,老师总会在后半段时间拍手说:“我倒数十个数,数完就要找到自己的队友哦!”


于是,教室就乱成了一锅粥,所有小朋友在五个大方桌间跑来跑去,只有王尔多不知道该去找谁才好。他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坐着太显眼,只能也站起来,假装左右张望。


等大家重新坐定,王尔多就自顾自摆弄桌上的橡皮泥、小木块,或者是蜡笔。


这种被动孤立的滋味不好受,所以他一般都做不出什么...

+

我家闯进了陌生人非要给我洗澡

1


肖白坐在沙发上,怀疑现代物理和自己的脑子中,一定有一个出了大问题。


否则,他无法解释眼前这个活生生的、一米八的陌生酷哥,是如何穿过防盗门走进自己家的。


“你好?”肖白试图交流。


酷哥并不说话。


“我就是个穷学生……”肖白想要卖惨。


酷哥挽起袖子。


肖白偷偷去摸手机,又觉得现场报警,显得自己像个憨批。


他哆哆嗦嗦,估摸自己要完,毕竟市面上并没有针对掌握穿墙术的茅山歹徒的反抗教程。


至于酷哥,每一步都走得斯文且缓慢,看...

+

天花板上的是我爷爷


人年纪大了,体重就会慢慢变轻。直到有一天,连地心引力都不能困住他们,他们就会双脚离地,朝遥远的天空飞去。 


小区里的老人都带着繁琐的负重,你可以轻松看出他们的身体状况——穿着铁鞋的,身体还算硬朗;如果还配上铁腰带,就不容乐观了。 


那年我才五岁,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爷爷也能飞起来。 


因为我总看见邻居家二胖放他的爷爷,像放风筝似的,只不过把风筝线换成了铁链。这是他们爷俩的秘密,每次见他眉飞色舞的样子,我都央求他让我也玩一会。 ...


+

救命 我闯大祸了

1


喜欢回顾往事,也许是所有老年人的通病。


这天,国王从他三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,直愣愣坐了好一会,试图记起刚刚做的那一场梦。梦里他还是个很年轻的储君,率领着一匹将士在阵前厮杀。


“不知道那些追随过我的人,现在都过得怎么样呢。”


原本只是简单一句感慨,吃过早餐后,连国王自己都不会再记得。没想到却被端着漱口杯的宫女听进了耳朵,转头告诉了想要升迁的侍卫;侍卫记在了心里,又传达给投机取巧的总管事……


不消半天时间,感叹就变成了愿望,愿望变成了吩咐,吩咐又变成了指令,写在一卷羊皮纸上,在王宫里兜兜转转,递送到人口大臣手中。...

+

城市中心的一颗蛋

1


“长官,一切准备就绪了。”


“确定信息采集无误吗?”


“数据部已经确认过好几遍了。”


“那就投放吧,干完这次,咱们回去好好休个假。”


得到上司的首肯之后,一只黝黑的爪子按下了总控室的按钮。随着舱体震动,无数颗椭圆物体朝前方的蓝色星球发射而去。


2


半年前,几乎每个城市里都多出了一颗蛋,将近二十层楼高,短轴是普通篮球场的好几倍。它们是在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,有的漂在湖面上,有的占据了整个广场。


起初人们很...

+

英雄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

1


在我生活的小镇,对于那些勇者而言,屠龙比追踪野猪还要简单一些。难的是保存龙魂,因为它们往往在恶龙吐出最后一口气后,就像被重击的蒲公英,飞得哪哪都是。


只有真正厉害的勇者,才能把它们重新聚拢起来,塞进龙的身体短暂保存。


“没有灵魂的龙一文不值,即使丢到镇子中心的消化池,也激不出半点水花。”我爸常这么说,他是个收龙魂的二道贩子,数不清的大龙小龙经过他的手,统统变成了小镇的发电能源,以及房子,车子,和票子。


他立志于把我培养成个奸商二代,每次收货的时候,都会来一场龙类学小课堂。譬如,鳞片软塌的龙只是空壳,好龙...

+

为何一切还未曾消失——现任你好,我是初恋

原本想投《秘密》来着,虽说好像都不沾边)


1


夏旭中觉得自己生活的地方并不真实。


他经常站在海岛边缘向远处眺望,入眼尽是一片银白色的海浪。再往前走一步,脑袋里就会响起尖锐的警报,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

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出海捕鱼,岛上也没有任何可供种植的土地,但街边每个小吃摊都能热火朝天地营业。


即使这些都不重要,最可怕的是,他全无过去的记忆,不知道从哪天起,自己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这里。


“抓紧时间吃饭,上学要迟到了。”母亲催促道,她面容模糊,像是脸上镶了块毛玻璃。...


+

请别抛弃一只猫

1


人接近中年,很多以前从没想过的问题就会被纳入考虑范畴,比如该怎样赚更多的钱,或者结婚。


张妍已经二十九岁了,她陷入一种空前的焦虑状态,每天走进电梯就能看见各种培训班广告,好不容易坐上工位,想打开网页清醒清醒,又立刻被婆媳斗争的推送淹没。


这样混混沌沌过去一天,下班看同居男朋友林叶便是无名火起。


家里的油用完了,正巧赶上超市促销买一送一,张妍路过货架好几回,最终还是决定把推车里的小瓶换成大瓶,虽然有点贵,但还是划算的。


谁知道结账的时候把杂七杂八的东西装一起,发现太重根本提不动,于是她发...

+

我被作文绑架了


林正又一次被吵醒,他睡眠本来就浅,更别提晚上总有人反反复复地折腾。偏偏又不能睁眼,还得把睡衣卷到胸口,腿压住杯子,装出一副睡得很沉的样子。


这是今天晚上母亲第三次帮他盖被子,她通常还会再床边坐一会,面带慈祥的笑容,用砂纸般的手掌,狠狠抚摸几下儿子的额头。


就在林正感觉自己皮要被搓掉的时候,这个仪式才终于结束。为了避免吵醒用功读书的儿子,她走出去的时候,特意轻轻关上了卧室的门。


等脚步声渐远,林正才从床上坐起来,思考自己当初的作文里为什么要设置如此智障的桥段。


是的,就在两天前,正在上班的他穿越了,穿进...

+

父母清除计划


九月中旬的某一天,天空变成了浪漫的粉红色。


魏妍趴在窗户旁边看了一会,她感觉自己梦还没醒,直到被妈妈催促,才不情愿地去洗漱。


“这是怎么回事?妈?为什么天会变粉?”


“不知道,可能是特殊气象。”妈妈正站在镜子面前梳头发,穿着一身职业装,裙子紧绷绷的,魏妍怀疑她会迈不开腿。


“你以前有遇到过吗?”


“啊呀,你快一点,要迟到了。”


又是这样,每次她感兴趣什么东西,兴冲冲地去和妈妈聊天,说到一半被打断是常有的事。于是,魏妍一下子觉得外面的天空也没什么意思,闷闷地“哦”了声...

+

我和你交朋友,你却想挖我祖坟?


九月的街道,电线杆上贴着警方通缉。


家里堆着的泡面盒散发着异味,赵齐掀开窗帘看了看外面,张力正小心地调试机器。这是一台时光机,能把人传送回千年之前的古代。这俩人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从实验室里偷出来的。


他们有个发家致富的完美计划,简称为古今联动盗墓,说白了就是把一个人传送回去,打听那些王公贵族的墓穴,另一个人就在现代开挖,想必一挖一个准。


目前一切都很顺利,只卡在最后一步:谁去古代?


赵齐不愿意去,他只是一个搞诈骗的混混。那种危险的地方,自然是五大三粗的张力去更合适。


但张力也不傻,他...

+

室友是个道士怎么破


凌晨两点半,杨金依旧没有合眼。


自从大三换寝室起,他的睡眠质量就变得很差,他为了克服认床的毛病,喝掉的牛奶足够开一家乳制品公司。


但依旧没什么用,差一厘米,一根木板,都不是曾经的那个床。这让杨金一度觉得自己投错了胎,也许他本质应该是个测距仪。


“唉。”隔壁床的老八叹了口气,直挺挺的躺在床上,过了好久又爆出一句:“唔嘞哇耶嗵!”


杨金不用想都知道,对床的神仙又在梦里做法了。


对床的神仙叫老八,为人极差,换寝室之后仅两个月,便显示出了他惊人天赋。在他的帮助下,杨金和丁奇的...

+

全民投票


这些年,庆衣越来越相信历史是个头尾相接的圆环。她盯着桌上的信封,里面装的正是关于是否封禁芯片的投票表格,而这相似的民主决议,二十年前也进行过一次。


那时候,她还是个八九岁的小女孩,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活成母亲的样子。伴随着年龄慢慢变大,庆衣才意识到,其实每一个人,都在暗中冷视着这个女人,往她的肩膀上加着分量。


大约是六岁之前,母亲和父亲常有争吵。


庆衣躲在房间里,也不开灯,有时主卧吵得凶了,父亲便会怒气冲冲地推开门,翻出户口本,一言不发地拿走离开。一般隔日清早,便会从民政局拿着离婚协议书回来,要母亲签...

+

走不出的循环


男孩醒来的时候窗外响起了长长的警报,左手边是个皮夹,最外放着张全家福,内侧身份证露出一角。他将证件抽出来,正反翻动两下,视线落在了右角的照片上。


布满划痕的水壶还勉强能映照出人脸,在确认照片上的人就是自己后,男孩记下了证件上的名字。


他看到只快要断墨的笔,莫名想随便写点什么。他用力地甩了甩,又在墙壁上划几下,好不容易出了点颜色,于是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
他对此时的境况一无所知,因为长期缺盐的缘故,被头痛和四肢乏力困扰着。


在警报停顿的间隙,秦归打开窗户向下看,大量的人朝着特定方...

+

奶奶


每到五六月份快要放暑假的时候,姜雪大伯就会去山上游玩避暑,哪里有很多大狗,扑过来总是热情洋溢。


姜雪从期末考试结束之后,便开始期待大伯的电话。出发当天,她特地用妈妈的绵羊油涂了脸。


当她拉开副驾门的时候,爷爷和奶奶已经在后座坐着,奶奶靠着窗,从棕蓝色的编织包里拿出一瓶白开水,让姜雪喝上一口润润喉咙。


水瓶红色的橡胶盖已经有点变黄,玻璃壁上有雾色的水垢,倒不是洗得不干净,只是用得时间太长了,有点像奶奶的眼睛。


姜雪总觉得奶奶家的水有股奇怪又亲切的味道,不讨厌,也谈不上喜欢。


二...


+

少年与猫神大人(误)

之前在知妖网看到一个日本怪谈,说当地有从死去的猫头长出来的南瓜,被命名为猫南瓜。

这个短篇算是另一种衍生~( ̄▽ ̄~)~

之后可能还会更新各种各样的有记载的妖怪


1


相传,当人类世界遭受巨大灾变的时候,往往会孕育出横行的妖怪。竹村就是在一场漫长的旱灾中生出的意识,他原本只是普通的狸花猫。


当他幻化出人形后,环境中骤变的气息引来不少大妖,但当他们看破竹村的本体,眼神里的戒备便消退下去,各自返回领地中去。


“不过诞生了个小家伙罢了。”


“连法力也没有,构不成威胁。”说这话的是个蛇妖,他居高临下,盘踞着...

+

山河令·不要大意地使用我吧(全章节版 完结)

双疯批缺爱组合

当幼年周子舒遇到少年温客行

周子舒改人设(私设)

温客行处于刚当上谷主时间


1


都说月黑风高杀人夜,但对于某些人来说,此言差矣。譬如刚刚坐稳位置的鬼谷谷主,杀人不分早晚,中午偶尔也干活,堪称业界劳动模范,传言能止小儿夜啼。 


又是鬼谷出工的一天,谷主将手在杂碎胸口七进七出。不远处的破庙里,长明灯油燃尽,碳化的棉芯变成一小团污渍。


十二岁的周子舒就蹲在庙口,眼里丝毫没有恐惧,像一潭死水。他想这会儿看了不该看的,等那头忙完,就该处理到自己了。


武...

+

© 酒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